【砖雕精美独特 寓意丰富多彩】杭州萧山楼塔古镇孝茂墙门砖雕门罩艺术释义浅析

【砖雕精美独特 寓意丰富多彩】杭州萧山楼塔古镇孝茂墙门砖雕门罩艺术释义浅析

孝茂墙门在楼塔古镇的位置

2018年摄)

【广平按】俗话说:外婆亲,心连心;碎了骨头,还连筋。杭州市萧山区楼塔镇楼家塔村是我妈妈的外婆家(即外太婆家),具体地点就在义仓弄孝茂墙门北侧厢西侧那间(于2015年前后拆除,原址已建为傅利成新房)。关于孝茂墙门,为楼塔仙岩楼氏中祠20世祖楼逵的后裔建造于康熙年间,俗称“小房墙门”,据笔者的外婆楼秋美(现年95岁)回忆,也因这个墙门居住过孝子楼汉茂(28世),他在兄弟中居幼,遂有“孝茂”“小茂”之称,后讹作“小毛墙门”“小每墙门”的,均系音同字误。为与楼塔另外一座“小房墙门”(楼镇南武举第)所有区别,笔者以为作“孝茂墙门”或“小茂墙门”,更为贴切。

母亲经常讲起她小时候来孝茂墙门外婆家的情景,外太公楼仙福(1892~1960),行模1113,中祠八房32世,是个专门制作土刨烟丝的作坊主;外太婆王氏(1901~1972),系诸暨次坞镇大桥片区戚家坞(今属白马新村)王锦荣次女,一位慈祥善良、善于持家的小脚老太。

有了这层渊源关系,笔者也曾数次到访过孝茂墙门。记得第一次带相机寻访是2006年8月19日,到孝茂墙门已近中午,彼时的孝茂墙门保存还很完整,外太公家的那间老宅也还在,但已人去屋空,布满灰尘。因为舅公楼长庚(1930~1997)已去世,舅婆骆氏失踪数年,没有音讯,两位表舅也早已搬去新家居住,于是我拍了几张照片,打算离开,就在此时,墙门口巧遇了一位花白头发、胖胖的老先生(现在才知道他叫楼斐成,已88岁左右,大家都叫他“阿圆伯”),他住在孝茂墙门隔壁,问清我的来由后,他亲切地拉着我的手,称是“隔壁舅公”,随即领我到他家吃午饭,饭过后他又带我到前后花厅及下祠堂参观,并作讲解,这次寻访巧遇的热情地招待,给我留下了深刻地印象。十多年过去了,如今,孝茂墙门除正厅(部分也已坍塌)和入口门面外,其余部分已改建,有幸的是保留下来的这部分原始遗存,对判定描写这座古宅的建造年代及艺术风格起到至关的作用。

“四围山色九曲溪,半是仙源半是城。”楼岳中老师撰写的这副对联,是对楼塔古镇良好生态环境与深厚历史文化的真实写照。

楼塔古镇区域内,现存许多明清—民国古台门建筑,它们诠释着楼塔的悠久历史与深厚文化,古台门的装饰以木雕居多见长,砖雕和石雕艺术作品留传下来的则较为少见。

而位于楼家塔村义仓弄17—21号的孝茂墙门倒有个例外,即保存着一处精美的砖雕门罩。

孝茂墙门砖雕门罩

(2006年8月19日摄)

门罩又称门楼或门台,是的一幢建筑的脸面,可以通过装饰程度,直观反映房主的家境和价值取向,并蕴含鲜明的时代特征和吉祥寓意。

孝茂墙门根据门罩及正厅柱梁特征(有覆盆柱础等)判定,应建于康熙年间(1662~1722),属清早期尚承明式风格的民居建筑。楼塔现存其它较早的建筑,如石板门堂、石扶梯、五香房等均集中在孝茂墙门周边。

孝茂墙门正厅

(2006年8月19日摄)

孝茂墙门出入大门坐东朝西,墙体总高约4.5米,檐口出挑两级,上下施短砖椽,错位排列,挑檐下绘有黑色卷草花纹,再下则镶嵌砖雕门罩脊,罩脊中部拼雕卷草花纹,与上面的墨绘对应,两侧则各嵌一只蚩吻(又作鸱吻或鸱鱼),起到防火压胜的作用。

罩脊下则为挑出的罩沿,压沿条(原有18个,现存9个)正面为砖雕铜钱纹饰,招财并寓意“外圆内方”,沿下又置短砖椽(18条),弧形排列。再下为斜“卍”字回纹砖雕,两侧呈“囟”字纹。又下为为砖雕的主体部分——《十鹿图》,以十头鹿为表现载体,“十鹿”谐音“食禄”,寓意人们对享受吃喝与高薪福利的追求。这是由五块砖雕拼连而成,整幅画面长高为1.5×0.25米,在缠枝树荫下雕刻有大小十头鹿,有的回头观望,有的低头吃草,有的提足挠痒,有的匐地休息,姿态各异,意韵生动。《十鹿图》左侧为《荷花图》,右侧为《牡丹图》,寓意清廉和合,富贵繁荣。主体图案下方又镶一条卷草花纹。底部则置三只装饰性斗拱,中间斗拱正面再雕一只小鹿。

门罩下则为严州青石打造的大门框,高宽约为2.6×1.5米,顶部雕有凸出的“火澜纹”,左右对称。这是判定该宅年代的重要依据之一。“火澜纹”装饰于建筑盛行于明代及清早期,寓意家业人丁红红火火。笔者在其他地方见过两处装饰实例,一处在杭州下城区新华路277号的明宅(属明代建筑),一处在诸暨市次坞镇新岭自然村的锡家台门(属清早期建筑)。清代中晚期,因人们观念转变,认为“火澜纹”装饰寓意祝融之火,对建筑消防不利,遂弃而不用。

综观孝茂墙门入口门面,其砖雕技法精湛,主次分明,寓意丰富;其门框石质考究,雅致大气,时代风格显著,是楼塔值得保护和珍视的建筑文化遗存。


撰文:俞广平

配图:俞广平

校对:楼泽鸣

编辑:楼飞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