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中国航空人精英 空军预警机功臣】仙岩楼氏后人楼国耀,他为中国空军装上“千里眼”,愿他在天堂安息吧!

【中国航空人精英 空军预警机功臣】仙岩楼氏后人楼国耀,他为中国空军装上“千里眼”,愿他在天堂安息吧!

楼飞华 小飞视听工作室 今天

新中国第一代飞机设计师楼国耀在厦辞世,享年91岁 他是我国研制的第一架预警机“空警一号”的技术总负责人。

“空警一号”。(资料图)


在莫斯科留学期间的楼国耀(右)。

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飞机设计师楼国耀于7月16日在厦门辞世,享年91岁。这位在厦门“默默无闻”的老人,深藏功与名:他是中国研制的第一架预警机“空警一号”的技术总负责人,参加“运-7”“歼轰-7”等十多项国家重大飞机型号研制任务。



楼国耀的家人将在今天送别他。

中国空军的幕后英雄

  参与研制“空警一号”,在发高烧时找到关键方案

20年前,楼国耀跟着在厦大工作的女儿楼红英落户厦门,静静地生活。他在他乡第一次“出名”,是他的子女昨天为他在《厦门日报》上刊登的讣告。

讣告说,楼国耀早年留学苏联,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飞机设计师。

他的故事超出大多数人的想象,这要从预警机说起。预警机被称为空军的眼睛,战略地位极其重要。二十一世纪初,中国自主研制的预警机——空警2000交付使用。当时就有人说,其实它并不是中国研制的第一架预警机,第一架预警机应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,中国研制的预警机“空警一号”。

楼国耀就是“空警一号”前期技术总负责人。

公开的资料显示,新中国成立后,中国防空雷达数量不足,尤其是东南沿海地区的山区,存在着大量的雷达盲区。1969年,我国开始研制空中预警机,要求用一架图-4轰炸机改装为空中预警机,命名为“空警一号”。

当时在西安603所的楼国耀被调去担任技术总负责人。他们要做的事情是:笫一步把地面雷达搬上飞机,先解决看得远的问题。第二步再解决改进和发展问题。换句话说,“空警一号”其实是把雷达背在图-4轰炸机身上。但是,在飞机上加装预警雷达天线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需要对飞机总体做较大的技术修改。

他们首先要制订改成预警机后的选型试验大纲和完成选型试验任务。同事们把眼光投向任务的技术总负责人、总指挥楼国耀。因为他学的是气动力专业,算是对口。之后任务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,可这时,坏消息又来了,苏联在1954年对图-4加大马力的改型设计中,因出了主管工程师和首席试飞员遭机毁人亡的事故而宣告改型失败。当时楼国耀和他的小伙伴的任务难度比当年苏联更改图-4原型要大得多,其中压力可想而知。

楼国耀后来说,他甚至在梦中都在梳理试验结果、推导气动力学相关的数公式,想梳理出个头绪来。因为实在是太着急,他高烧到41至42摄氏度。

楼国耀在高烧中找到了选型试验的关键方案,他基本顺利摸清和确立了“空警一号”机的选型思路,解决了关键的飞机前后重心问题。简而言之,在楼国耀所带领的团队做出的判断、试验和计算工作的正确性和精确度,全被试飞员们所信服。

 深藏功与名的退休生活

  隐居厦门20年,承包家里所有和机械有关的工作

1999年,退休后的楼国耀定居厦门,和在这里工作的女儿生活,远离飞机。

在厦门的楼国耀,就是小区里一个普通的老人家,他承包了家里大大小小和机械有关的工作,譬如马桶的节水设计等。

楼红英说,父亲不轻易说往事。不过,无意中提起的事令楼红英惊愕不已。有一次,媒体报道抗美援朝时,常香玉女士带豫剧团募捐义演,用义演所得购买飞机捐献给中国人民志愿军,飞机命名为“香玉剧社号”。楼国耀忍不住告诉女儿:我就是那架飞机的机械师!

楼国耀曾一度到处寻找1957年毛泽东在莫斯科大学礼堂向3000多名中国留学生、实习生发表讲话的视频。在那次会面中,毛泽东发表那段著名讲话:世界是你们的,也是我们的,但是归根到底是你们的,你们年轻人朝气蓬勃,正在兴旺时期,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,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。楼国耀是距离毛泽东最近的观众之一,他当时作为军事留学生,在莫斯科茹可夫斯基航空学院飞机工程系学习。

虽然“隐居”厦门,但是,楼国耀没法和过去完全隔绝。有一年,接到一家出版社电话,告诉他入选新中国成立以来航空名人录,要他写一篇自传。等到楼国耀写完了,对方却说,要交1000元,耿直的楼国耀非常纳闷:为什么要交钱?

质问的结果是,书出版了,但名人录上没有他的名字。楼红英说,父亲表面上没有说什么,不过她明白,这件事对他打击不小。

  【轶事】

 铁汉柔情

在厦门,楼国耀没有他的女儿出名,在厦大宣传部工作的楼红英被称为厦大的“倪萍”。

在楼红英看来,父亲是她的英雄。很少人知道,这位发高烧时仍能攻克飞机研制难关的汉子,在得知女儿谈恋爱后,却慌了。楼红英说,她当时在长春,头天打了电话告诉父亲:我处了个朋友。第二天一大早,原本在哈尔滨的父亲已经坐在了她床头。

可想而知,面对这位疼爱女儿的岳父,楼红英的先生经历了多少考验。当时,为了和未来岳父搞好关系,他厚着脸皮在楼家住了几天,临走时礼貌地说:谢谢叔叔阿姨这几天的关照。楼国耀冷冷地回道:你可别多想,红英的朋友来,我们都是这么招待的。

记忆深处

几年前,楼红英突然发现,她的“盖世英雄”开始找不着回家的路了。这位飞机设计师患了阿尔茨海默症。楼红英说,清醒时,父亲很懊恼,又觉得有点羞愧。

但是,飞机仍然在他的脑海中。前几年,楼国耀的儿子从国外回来,也是搞航空的儿子问父亲一个问题:您记得飞机的升力公式吗?

那时头脑已经混沌的楼国耀一字不差地背出公式。

两次流泪

楼红英昨天说起父亲曾两次大哭,第一次是接到他母亲去世的电报,第二次是1999年,在厦门的楼国耀在电视上观看国庆大阅兵,六架威猛“飞豹”编队,米、秒不差飞越天安门上空,接受了党和全国人民的检阅。

楼红英说,当时父亲老泪纵横。楼国耀曾参与“歼轰-7”飞豹的设计项目,该机型是我国自行设计研制的中型战斗轰炸机。

  【人物名片】

 楼国耀

1929年-2019年,浙江省萧山县人,毕业于莫斯科茹可夫斯基航空学院飞机工程系,研究员,被航空部授予有特殊贡献的老专家称号,曾任航空部六零三所总体/气动室主任、航空部六二七所所长等职。

  本组文/

  本报记者 佘  峥

  本组图/

  楼国耀家属 提供

责任编辑:陈培章

本文来源:厦门日报20190719 第A09版 都市新闻

http://epaper.xmnn.cn/xmrb/20190719/201907/t20190719_5295280.htm

http://epaper.xmnn.cn/xmrb/20190719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