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禹裔厚德长 弘扬真善美】萧山仙岩正气

【禹裔厚德长 弘扬真善美】萧山仙岩正气

【禹裔厚德长 弘扬真善美】

萧山仙岩正气

序 言

萧山楼塔,古称仙岩,相传东晋名士许询在此地隐居,后羽化成仙,得地名仙岩。楼塔楼姓始祖楼晋,唐末任黄岭镇遏使、东越招讨使、兵部尚书诸职,在萧山仙岩镇抚多年,“喜兹地山深水远,虽蓁莽之中而有郁葱之气“,于唐乾宁四年(897),在仙岩肇基发族,至今历1122年,楼姓成当地望族。

神仙故里,钟灵毓秀。楼姓族人传承先祖忠孝、耿直、勇猛、刚正、侠义、仁爱风骨,千年赓续。



守志厉操“惠爱堂”


楼齐贤(1281—1305),字思可,元朝至元至大德年间人。在少年时代就“诗文冠浙东,元贞年间乡试(省考)“屡试屡中”,双重举人,名闻两浙。大德七年(1303),23岁的楼齐贤因盛名受官府之邀,为萧山县衙的新建筑“惠爱堂”作《惠爱堂记》和《惠爱堂铭》。

楼齐贤画像

他针砭时弊,在文中提出作为地方父母官,要“问民疾苦”、“守志厉操”,呼吁“有甘棠之遗风”,坚持执政为民,清正廉洁,为后世萧山县衙的“眼前百姓即儿孙,留尔儿孙地步;堂上一官称父母,还他父母心肠”的执政理念,起到了引导作用,其文载入乾隆《萧山县志》。



行医济世“惠天下”


楼英(1332-1401),原名公爽,字全善,号全斋,明初著名医学家。他以“惠天下”、“孜孜以活人为务,疾口不谈声利事”、“活人为心、视人之病 、犹己之病”,作为行医济世的根本宗旨,对病患者不论贵贱、老幼、亲疏都精心治疗,对老弱贫困者分文不取。

藏于楼塔民间的楼英画像

他德医双馨,医治病患数以万计,使无数患者药到病除,让众多沉疴病危者,重燃生命之火,民间尊称他“神仙太公”。

医学纲目

明洪武十年(1377)奉诏赴京城,为身患重病的明太祖治愈“龙体”。“重金厚谢,飘然弗视”,许以官职,以“老病”谢辞。淡泊名利,不屑荣华,回归故里,继续从事行医“惠天下”事业。著有《医学纲目》四十卷,有二十多个版本流传于世,为中华医学之瑰宝。



免费茶水“甘饮亭”


现在的楼塔中心小学北侧,旧时叫“文昌阁”的地方,是楼塔的出入大路,通衢要道。“上达温严,下临吴会,熙来熙往,无不由之”。

仙岩八景之奎阁晨钟(文昌阁)

(楼汉鼎根据记忆所画)

楼允文(1689-1751),字公显,清康熙至乾隆年间人,“念行人之苦,无免载渴之嗟”,于乾隆八年(1743),傍“文昌阁”建亭数间,取名“甘饮亭”,为路人免费提供茶水和憇息之处。楼允文去世后,他的儿子楼日孝(1714-1776)衣钵传承,在乾隆二十九年(1764),对“甘饮亭”作了扩建。楼日孝的儿子楼曰簠,绳其祖武,持之以恒,直至清咸丰十一年(1861),“甘饮亭”被太平军烧毁。祖孙三代,奉献爱心,为路人免费提供茶水延续了100余年。

楼允文的住宅石扶梯

(建于清乾隆初期)



毕生爱画清瘦竹


楼秉台(1852—1899),字竹虚,号师善,清咸丰至光绪年间人,是楼塔历史上的天才画家。钟爱坚韧、刚正、清瘦、高洁的竹子,敬仰它“未出土时便有节;及凌云处尚虚心”的高风亮节,以竹明志,以竹舒怀,以竹醒世,擅长画竹。

楼秉台墨竹画

在晚清光绪年间独树一帜,廖廖数笔,空灵中呈献繁茂,柔媚中展示刚节。杭州、上海的名人雅士以能得秉台一竹为幸。当年的大学者俞樾(曲园)有句“不愿孔兄(钱财)腰缠十万贯,愿得楼翁修竹两三竿”。楼秉台在画坛上享有极高的地位,任伯年、潘椒石、胡仙槎、蒲作英等画坛名流,赞誉他是“郑板桥再世”。

楼秉台墨竹画



卫戍宝岛护金瓯


楼君生(1852-1937),官名殿英,清咸丰至民国年间人。清同治丙寅(1866年)15岁时加入清军长江水师。同治癸酉(1873年)升为千总(清代武官正六品),同治甲戌(1874年)回原籍科试,得县学武生第六名。光绪己丑科(1889年)乡试(省考)中式武举人。1892年赴台湾任管带(清代巡防营与陆军警察队统辖的军事长官,海军舰长亦用此职)。屯兵正营,驻海防。后朝廷钦旨升守备(清武官正五品),调台北隘勇中营兼管左右两营。中日甲午战争清政府失败后,日本强行侵占台湾,台湾军民与日寇浴血奋战,虽然失利,但显示了中华民族抵御外敌的爱国主义精神。

楼殿英晚年照片

1906年楼殿英调任浙江衢州城守营都司(武官正四品),告老回家后,在萧山楼家塔度过晚年,无疾而终,享年86岁。



造福桑梓建石桥


洲口桥

楼履蛟(1857-1945),一生辛勤打拼,成当年楼塔富户。为解决山洪暴发,洲口木桥屡建屡毁难题,出巨资担纲,领军建造洲口石桥,从1919年奠基到1928年竣工,历时10年,建成长44米,宽3.5米,拱高4.6米,四墩五孔大石桥。耗资3万银圆,折合现人民币1600万元。在当时无汽车、吊车、抽水机械的历史条件下,建桥难度可想而知。百年沧桑,洲口石桥依然“健在”。1997年被列为萧山县文物保护单位,现为杭州市文物保护单位。

楼履蛟故居

(位于楼英村前溪弄7号)



直面倭刀无惧色


楼维清故居

(位于楼英村前溪弄6号)

楼忠耀(1906-1943),字维清,一个地道的农民。1943年1月15日,在日军对萧山楼塔的一次扫荡中,楼维清被日军抓获,鬼子用手比划着要他作挑夫。他想到日寇铁蹄下的破碎河山,处在水深火热中的中华民族,感到奇耻大辱。他怒火中烧地说:“我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,是绝对不会给侵略中国的日本兵做挑夫的,要杀就杀!”日本鬼子虽然听不懂楼维清的方言,但从他怒发冲冠,横目冷对的脸部表情,看到了这个中国人的桀骜和强硬。面对楼维清的大义凛然,三名鬼子的刺刀向他身上捅去,被残忍杀害,年仅37岁。

成仁取义匾额

躲在附近山坡上的几个村民和国军62师的一个上尉军官目睹了全过程。嗣后,当地政府和国军62师将事实呈报上级,经当时最高当局核准,国民党张治中上将亲书“成仁取义”匾额一块,送到萧山楼家塔,悬挂于东楼宗祠中祠堂。



投笔从戎报国心


楼廷璠(1901-1941),出身书香门第,毕业于杭州省立第一师范学校,任萧山衙前定一小学教务主任,春风化雨业绩斐然。四年后任萧山县立河上高级小学校长。任期内添筑校舍,整理校务,不遗余力。1937年日寇侵华,毅然辞去公职,投笔从戎,随军辗转南北,为驱逐日寇,收复失地,出生入死,尽报国之力。后升上尉,参加台儿庄战役,国军140师战斗失利,伤亡惨重。楼廷璠陷入敌阵,以誓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终赢得胜利。后因积劳成疾,1941年农历六月廿八病逝于陕西,享年41岁。

楼廷璠故居

(位于楼家塔村梧桐弄13号)



惊世骇俗“禁溺婴”


我国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,重男轻女的狭隘、愚昧、落后意识根深蒂固,淹溺女婴的情况日久岁深,司空见惯。

仙岩楼氏宗谱

清乾隆二十三年(1758),楼家塔仙岩楼氏借续修宗谱之机,重新修订《仙岩楼氏家训》,把“禁溺婴”写进了《家训》。其条文为“世俗之情,每重生男,凡生一女,辄用淹溺死于非命。不思子女终是骨血,忍心杀害不仁甚也!嗣后犯者议罚”。

仙岩楼氏家训

250多年前,萧山楼塔楼姓的先人,敢于摒弃封建陋习,反对重男轻女,彰显文明素质。无论从人道、法制、科学等角度来看,都符合当今的时代精神!


撰文:楼关堂

校对:楼泽鸣

配图:楼迪锋

       审核:楼士青 

编辑:楼飞华